夜行

我们骑上单车

在湖畔听耳边的风声

伴着斑驳陆离的街灯

身后掠过一道道光影

我说那不是车流

是时间。

        你说花落石出,可谁能认出谁是归人

        我说站在水面,投石问路,刺激一场雨夜

        

        你说夹竹桃的欢颜凝固于飞驰的皮肤

        我说怀春的人儿用腮呼吸,潜入水下

        

        你说告别早己结束包括对着背影轻叹

        我说丽人匆忙,刹那间,一条河逃避了

        

        你说一个故事的尾声只适合低温发酵

        我说火焰没有性别,会烧很久,直到明白灰烬

        

        你说坐井观天,是为了治愈头发的理想

        我说我害怕亮光,在一个角落谁也看不见

        

        你说人生是聚啸江湖,最后退出群聊

        我说河流交汇之处,定有鱼儿在迴游

        

        你说尘封的镜子在春末不点自燃

        我说天边一点血,自沉了夕阳!


《花火》


倾听时光流逝在夜半


是什么在黎明来临前终于飘渺


又是什么沉淀成永恒。


轮转着,交替着


回首,青春化作美丽的花火


在风中沉淀,沉淀


化作永恒的留恋。


 「悸动」
路灯的颜色是夕阳褪去的金色
你穿的外套是深海涌动的蓝色
银色的月光犹如你喜爱的雪花
伴着坠落的金光交织在一起
       化作你出现的场景

夜晚的车道
寂静的小路
看着你的长发随风轻扬
听你诉说
不言片语
只想在脑海里作一幅画
       留住你给我的悸动

请原谅这苍白的文字
无法作出美丽的图画
只能由我描绘记忆深处的幕幕
任你自由的想象
        留在记忆的星空—

树影斑驳的地面撒满繁星的金色
皓月般洁白的灯光也融化成尘埃
飘落在你走过的脚印里
闪烁在这平坦的小路上

蓝色的鱼儿和灰色的小熊
走过路的另一端停下脚步
回头看余留的路线
化作了夜空中星座的轨迹
串联成最后的图画
画的名字叫

————

"铺在地上的星空" 


回响

 「回响」 

两个影子画出同一个轨迹·

 一场细雨抿去泥土的诗篇· 

凌晨四点的海棠花仍未眠· 

雨滴给每片花瓣点上句号· 

一朵在深夜绽放 

一朵在黎明凋谢· 

时间的诗· 

都写给了芳香与绚丽  · 

所寄予的海棠·   

飘散吧

 伴着细雨  

载着憧憬  · 



上一页
下一页